这是某天突然有一种表达欲后的产物,而到现在都没什么动力了。我果然还是三分钟热度么?

写这个东西本来的想法是先把枝干写上去,然后再加上枝叶。而现在连枝干都还没有完成就更别说枝叶了,而且本来语文学的就不好,发现自己在描写上还真是不行呢。

这里面没有穿越没有后宫,呃,好吧我尽力不后宫。目前就先只想完成这次战斗的描写,设定什么虽然有一些,但还不完善。以后慢慢增加吧。没事,给自己慢慢看好了。以后我尽力补完……

设定参考https://www.redonleft.com/?p=45

2008年7月10日 晚7点 中国

在湖北省某市市郊的一块平地上,一个一身笔挺西装的男人,正单膝跪在地上,将手中的一件东西默默放在地上,这是一个类似十字架形状的东西,所不同的是在在十字上方是一个环形。而只要对埃及稍有了解的人相信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一个“安卡”,在埃及古代神话中它可以引导亡灵转生,可以令死者重生。而这名男子注视着“安卡”,口中默念着异国的语言。

“全能的阿努比斯,请倾听您仆人的请求,保佑您的仆人不会迈入亡灵的国度。”

而“安卡”仿佛自己有生命一般,随着他的话语自己慢慢沉入地下。而就在它完全埋入地下的那一刻,以它为中心,半径1.5km内的土地忽闪了一下金黄色的微光。光很淡,淡淡的闪过,甚至连在路灯下行走的路人也没有发觉这个异常。

男人起身,开始向前缓缓行走,口中仍然念念有词

“全能的阿努比斯,请倾听您仆人的请求,请借与您仆人力量和生命,请让您仆人同您的象征一起战斗直到这一战的胜利。”

随着他西装下摆的飘动,男子的四周开始出现变化,一双双绿色眼睛不断出现,狼的眼睛。他的四周凭空出现了大批的狼群,而且这些狼的提醒明显要比普通的狼大上两三倍。十只,二十只,五十只,两百只,三百只,数量还在增加……

但这壮观的场面没有持续太久,狼群的身影正逐渐变的透明,慢慢漠入夜色直到那油绿的双眼也消失。留下的只是野兽粗重的呼吸声不断提醒的所有生物它们的存在。

男人已经步行距离安卡埋藏地点大约500M处,仰头看了下星空

“阿努比斯暗淡无光,大祭祀果然没有说错。不过就算没有星座的照耀,我也不信会输给一个初出茅庐的丑小子…”内心如此感想的他,不自觉的用左手摸了摸带在自己右手食指上的一枚戒指。看似极其普通的戒指,没有任何宝石或者钻石装饰,而是只是在正中央十分规整和精致的雕刻着一只眼睛,一只明显比普通眼睛更宽的奇异形状的眼睛。“…法老的担心是多余的,这战我一定会赢。”

晚8点

虽然夏天的夜晚来临的较晚,但毕竟已经八点了,在那片空地上,那男子如柱子一般直愣愣的立在那里,看似孤零零一个人,但四周野兽的喘气声却从来没有停过。男子的眼光始终盯着前方,从没有移开过。似乎是来早了也可能是狼群已经等着不耐烦了,虽然看不见,但“唬唬”的声音此起彼伏。男子已经察觉到了异动,“来了”。他抬起右手,在空中一挥,狼群中所有的声音全部消失了。而在远处,两个身影已经出现在他视觉内。

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的走着,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穿戴着盔甲的少女,从头盔下精致的面孔看来也不过十六七岁。一身红色竹制的盔甲怎么看也不像是多么精良的装备,而且从这盔甲的款式看来似乎是……日本武士?少女左手扶着腰间的武士刀,拇指抵在镡上。但整个搭配中最显眼的是少女腰间的另外一把刀,如果还能算是刀的话。那把刀放在日常只能有两个去处,博物馆或者废品处理站。透过已经朽坏的刀鞘甚至能看到那把遍布着豁口和铁锈,看似如纸脆弱般的武士刀。这么烂的一把刀为什么要带在身边,使用它真的没问题么?但少女似乎并不在意这些,严肃的表情虽然看上去冷若冰霜,但她平稳的呼吸丝毫感觉不到一丝紧张的气息,到是透露这仿佛已经征战多年的士兵在临上场前的自信和果断。

再看看她身后那个男人,年龄上感觉比少女要大一些,大约25岁左右吧。长相乍一看极其普通,很普通,普通的扔进人群中就看不见了,但除了一点。他的左脸,几乎整张左脸都覆盖着血红色的胎记,尽管他头发的长度可以遮盖着他的左脸,但只要近距离一看还是十分显眼的。男人的衣着也很普通一双布面单鞋一条牛仔裤一件T-shirt,相信这样的人这样的打扮在这样的夏天里,就算在街上遇上十几二十个也不足为奇。但跟在那少女后面,怎么看都觉得像跟班的。

晨星在距离穿西装男人200M的距离处停了下来,而身前的少女没有回头却也同样的停了下来。

“紫,能看见什么?”

晨星并没有开口,他是一名召唤使,更准确的说是一个刚出道的召唤使。而身前的那个少女就是他的召唤兽之一。所有召唤都需要一个“基石”或者说“媒介”,“媒介”可以是任何东西,只要是有形的,是被召唤者曾经使用过的,并在其中凝聚被召唤者灵魂的就行。而可以作为被召唤的也是各种各样的,已经死去的人,异读空间的生物,甚至是神。不过召唤神有另一个专有的名字,叫“降神”。很显然,少女腰间的那个破旧武士刀一定就是她的“媒介”了。但说实话,让召唤兽自己持有“媒介”在召唤界真的是一种很愚蠢的做法。召唤使可以利用“媒介”限制或控制召唤兽,以防止它做出任何过分的事情。而这样把“媒介”直接交给被召唤者的,可以说是完全将它放任自由了。同时也表示放弃了对召唤兽强制命令的权利。

虽然如此,但紫是被晨星召唤出来的这一事实不假。紫的现世形态依然要考召唤者晨星体内的魔力来提供。所以二者间的魔导连线依然存在,依靠这个进行精神交流什么的算是召唤使入门课的内容了。还有他们所使用的语言叫做意识语言,说白了其实这不是一种语言而是一种意思一种观念,想法。直接把这种想法依靠魔力表达出去,而并不依靠某语言。

“敌人的数量在300以上,具体数字不明,初级隐形术作用在半径100M的范围内…”晨星的脑子里传来了紫的意念,虽然不是声音不是语言,但却是如银铃般的回响在脑际,“…魔力主要聚集在两个地方,一个是他本身,另一个是他手上的戒指。魔力很高,是强敌。”

“诶…”晨星在暗自叹息,当时获得了“玉玺印”本以为就能过上舒适的日子了,怎想到还不到半个月就收到了他的挑战。

“要不要撤退?以他的身份,我们避而不战的话也不丢脸。”

“不,都到这了,好歹试试。放心,就算最后输了,大不了‘玉玺印’我不要了,但拼死也会把‘残刀’留住的。”

“……”紫没有传来意识,而只是下意识的用手摸了下腰间那把破刀。

而就在此刻,晨星的脑中迎来一个霸气的意识。

“‘军阵’的徒弟,我乃古埃及法老拉姆西斯二世直系血统下的现世法老阿曼霍膝下第三皇子,王座供奉阿努比斯预备大祭司,阿肯纳…”

听到这晨星不禁想笑“这丫还真是自信十足,连供奉阿努比斯都说出来了。”再看看一旁的紫,什么表情都没有,“诶,经历过战争的人就是不一样阿。”这个意识没有表达出去,而脑中传来的意识也还没有中断。

“…这次我前来只为你手上的‘玉玺印’,对其他‘基石’没有兴趣…”听到这里,晨星不禁感到前面那个男人的目光从紫的身上扫过,“…如果你愿意放弃战斗,直接把‘基石’交给我的话,我相信可以避免不必要的伤害。”

这一段傲气十足的自我介绍和挑衅让晨星非常不爽。没错,“残刀”确实不是什么知名的“媒介”,相同的存在也很多,但你如此轻敌相信你一定会吃苦头的。于是意识发送出去“阿肯纳!我觉得没必要避免对你的不必要的伤害。”

对面阿肯纳无奈的笑了笑,暗自思趁“那这就是你自找的了!”

于是,战争开始了…

“紫,禁卫军三方阵待命!前三排攻击方式改为魔法攻击,准备齐射!”晨星的第一道命令传达了出去。

只听凭空“喝”的一声齐喊,仿佛有几百号人同时在晨星的四周摆好了阵型。

随之而来的是大地的颤动,是阿肯纳的已经隐形的狼群。虽然看不见,但可以感觉到一股气势排山倒海般的压了过来。

“紫!测距!”

“敌军隐形屏障高速逼近中,距离约175M…160M…150M…145M!禁卫军预备!130M…敌军加速!110M,90M齐射!”

一声令下,只见在距离晨星前大约20M处,凭空出现一排正高速飞行的双刃刀,就像是风车的叶片,正以极快的速度飞旋着向着无法看到的狼群飞去。不尽如此,随后的第二排,第三排飞刃也都已经扔了出去。

锵!第一排风刃在距离60M处仿佛打中一道透明的玻璃墙。剧烈的撞击和切割,使阿肯纳的隐形屏障开始晃动,如玻璃扭曲般的反射着月光。锵锵!第二排撞了上去。由于是魔法工具,飞出去的双刃刀本来就不具有实体,就有如魔法炮弹一般轰在隐形帐幕上。第二排飞刃已经把隐形屏障撞的残破不全,一条巨大的裂痕已经显现在空中。透过屏障,数量巨大的狼群已经可以看到一般。哗!第三排飞刃直接撞碎了屏障,直接朝狼群飞去。

“敌人判明为尼罗河神系亡灵引导者阿努比斯麾下的狼群。判定物理攻击有效,全部攻击重心移至物理层面!前三排准备近战,后两排投掷!”紫的命令下来了,面对海量的敌人没有丝毫的胆怯和惧怕,果断的声音着实让晨星能放心不少。

呃,没错,打仗方面还是交给紫吧,晨星想想紫的经历,再看看自己。诶……虽然紫是自己召唤出来的,这方面的专家果然还得是她啊。在自愧不如后,就静静得看着眼前的景象,不过看起来似乎有点奇怪……

“与敌人接触!杀!”紫的意念回荡在整个战场上。

此刻,就在距离晨星和紫不远处,瞬间闪现出一排武士,个个神强体壮身披精致的铠甲,面对如山压过来般的狼群,没有一个人身形不稳或面露惧色,站定自己的位置毫无动摇,举刀挥砍。

“喝啊!”

动作整齐划一没有丝毫由于和拖慢,直接砍向冲在最前面的狼。而就在一刀挥下后身影又再次消失。

但狼群是不会因为前面的同伴倒下而放弃攻击的,前仆后继的冲向这道透明的防线。而随着狼群海浪般的冲击,晨星这边同时显现出来的人影越来越多。

第一排已经完全漠入了狼群,不停的砍杀已经让武士们的身影没再有隐身的空隙。而随后出现的第二排第三排武士也开始不断展露身影。

很明显晨星所使用的“基石”除了紫身上的“残刀”以外还有一件,就是怀中的“玉玺印”。这是半个月前,由晨星在他师傅“军阵”的引导下,潜入陕西唐高宗李治、皇后武则天合葬乾陵盗出来的。看起来就像一个卷轴,其实是一道圣旨并盖有玉玺印,所以被所知晓的人直接称为“玉玺印”。但这道圣旨是由后来的唐玄宗李隆基下达的,而为什么会出现在武则天的墓中就不得而知了。我们只知道这道圣旨是下给当时的禁卫军羽林卫,也就是后来的万骑的。所以通过它可以召唤出300名禁卫军。召出来的军队本来是标准的禁卫军配备,远程的弓箭和近战的宽刀,但在这半个月里晨星在不胜无聊中琢磨琢磨就给它改成了现在所使用的飞刃。由于是灵体,所以扔出去也不用捡回来,直接消失掉。这样一来,这飞刃,近可格斗远可投掷。

想来是禁卫军本身应该不弱,就算碰上一大群体格硕大的狼也不是什么问题。但现在的情况是,无论哪只狼被砍倒在低后都又唬哟唬哟的站起来了。而晨星这边可就惨了,对方的数量无论如何都没有减少,而自己这边死一个就是死一个,短期内是无法回复的。

那边阿肯纳的脸上已经浮现出明显的笑容。

“阿努比斯保佑…只要我‘安卡’在,冥界的使者就不会被消灭…”

眼看着自己的防线在一步步被侵蚀,晨星也开始变得紧张了。300禁卫军,三个方阵横向排开,每个方阵都是20*5的编制。现在第四排禁卫军的身影已经开始显现了。毕竟是第一次如此大规模的作战,该怎么办!?

“紫,怎么回事?”

“先前就提醒过,这片土地已经受过某种祝福。敌人的强大凸显出来了。”

“这是中国,不是埃及!敌人怎么能祝福这里的土地?”

“……”

“紫!”

“安静!!”如喝骂般的意念直接轰击这晨星的头脑。

没错,在战场上紫的能力是自己完全也无法比拟的。那么现在这个时候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干扰她的思考。诶,果然还是第一次啊,太紧张了么。晨星开始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并尝试着用自己召唤使的双眼来看看战场上魔力的分布。

自己这边所有禁卫军都在拼死作战,第一排的战士已经所剩无几,所有武士都是自己身体内的魔力维持,就连身边的紫也是。而那边是数量庞大的狼群,可以看见只要一只倒下阿肯纳那边就会有一股魔力冲过来直接复活它。狼群的数量没有减少,但也没有增加,而且几乎全部压在这边的战线上。而阿肯纳身边只留有几只在那守护,可以明显看到阿肯纳体内充盈的魔力而手上那独特的戒指也是一个魔力聚点。

“所有禁卫军防守姿态!缓慢后撤!”紫的意念突然响起。

要撤么?

“晨星,复活狼的魔力不是从阿肯纳身体力发出来的,”命令刚下完,紫就对着晨星传达,“是从他身后传过来的。”

“什么?!”可无论晨星在眼中如何充入魔力,都无法看清那边的具体情况。看来,灵体果然在这方面还是有优势啊。“等等,如果不是从他身上传来的话,那是?”

“某种魔导器在他身后”

“我去摧毁他!”也不知是哪来的勇气,可能是第一次上这样的战场的无知导致晨星没什么好害怕的吧。他自告奋勇的这么表达出去。

“很危险”

“给我100人,我包抄到他身后”

“不行,再移动走100人的话这边的防线会很快崩溃,而且数量太大的话容易被他发现”

“那……50人?”晨星有点心里没底

“20人,分左右两路走,一边10人,你跟一边。”

“10人…喂,这会不会有点太……”晨星开始后悔

“想执行这个计划现在就去,不想的话我们就继续撤退,直到禁卫军拼完投降”紫毫无表情的说着这些话。然后开战一来她第一次回头看着晨星。“如何?”

银色的月光迎着头盔下一张绝美的面容,表情依然严肃,但眼神中却又似乎闪动着什么,不是泪也不是风的错觉,到底是什么呢?这样的眼神,晨星也是第一次看到。

“我会保护你的”几乎在两人脑海里同时出现的意念。随后

从禁卫军左右两方阵最后一排各有10灵体脱离了队伍,但奇怪的是晨星似乎没有动,仍然站在紫身后。身前的紫也不再回头看他,而是抽出了战刀,在指挥队伍作战的同时随时准备加入战局。

离开队伍的20个灵体快速向着阿肯纳的方向奔去。灵体的奔徙本来除了魔压以外是没有任何动静的,无声无息,。而这区区20个灵体在那战到白热的状况相比之下,那点魔压可以忽略不计了。只期望阿肯纳一时大意,没注意到这几点魔力的外泄。但这里有点奇怪,就是左侧那10灵体的移动所造成的声响明显不是那么安静,离进甚至可以听到脚步声和呼呼的喘气声。这10个灵体里到底是参杂了哪个伪劣产品么?

晚9点 格林威治时间中午1点 英国 伦敦市郊

在一座颇有年代的洋馆内,地下三层。一群人正围在一个看似屏幕的东西前。由两颗红色神秘石在法阵内形成一个如电影院巨幕般的屏幕内,正显示着远在中国那里的战斗。战场四周分布的各种小动物似乎都成了这场战斗的直播摄像机,将自己所看到的通过空间魔法传送到远在英国的宅邸内。

“有点不太对劲,中国人那边似乎有什么后手在准备,就看不到法力流动吗?”

“太遥远了,目前能做的就只是普通视觉信息的传递了,除非现场有我们的人给使魔的眼睛灌输魔力”

“不过就算看不到法力流动,也确定中国人的方阵有些东西要包抄埃及人了。动物的听觉还是非常灵敏的。”

“既然我们都发现了,阿肯纳不可能会发现不了的。和中国法术协会的交涉还没有结果吗?”

“没有,估计也不会有了,毕竟那个地方太久没有发生过外来法师的挑战了,他们自己一定也很紧张。”

“不过既然敢让这么一个谁都没听说过的小毛孩出来迎战,要么就是信心过剩,要么就是有所保留。话说他叫什么?”

“忘记了,资料里显示是一个很普通的小法师。”

同一时间,中国

“晨星,你弄出来的响声太大了!阿肯纳一定会察觉到的。”紫传来意念。

“知道,这件斗篷过于注重法力的隐藏而忽略了声音的隐蔽了。”身后的晨星似乎不为所动“本来就没打算能瞒住他,等会听我信号。”

站在远处注视着战场的阿肯纳信心满满“看来,很快就能结束……恩?有魔力外泄?呵呵……小子你以为我是谁?”。阿肯纳的注意力已经被向他逼近的微小魔力波动所吸引,攥紧了右手。“看看他们想干什么,目标是我还是安卡。再近一点,对,再近一点。”

“差不多了,分!”晨星的10人小队中,左右各三名禁卫军改变了前进的方向,向着阿肯纳飞奔过去。这似乎是一次暗杀行动?

“来了来了!让我看看你能有什么本事!”阿肯纳狞笑着看着前方,将右手举过了头顶。

同时晨星脑里传来紫的呼喊“那戒指有问题!快跑!”

“哈!”阿肯纳爆喝一声,右手食指上的戒指发出一个光圈,快速放大。

“是高密度魔力波!你会被看见的!”紫的声音充满了担心。晨星这边已经来不及回答。

随着魔力波扩散,六名禁卫军出现在阿肯纳面前,不远处还有两名时隐时现。

“就这么点?太小看我了吧”阿肯纳一脸嘲笑的看着那六名冲过来的禁卫军,不用任何指挥旁边的几头狼在看到禁卫军的同时已经冲了过去。“那边的也别藏了,我已经能看到你们的魔力波动了。”

晨星暗叫不好,但也无奈的派出了这个小队中仅剩的四名禁卫军,同时向紫发出意念“就是现在!”

在接到意念的同时,紫加入了主战场,同时左右两侧的禁卫军也开始向狼群包围。武将的战斗天赋终于在紫身上爆发了出来,如果倒下的狼会再次复活,那就在尸体上再补上一刀。主将的加入,也使禁卫军士气得到提升,一时喊杀声响彻天际。

“哦?”还在欣赏面前的几头狼在撕扯那十名禁卫军的阿肯纳注意到了主战场的变化“召唤兽终于出手了……星座暗淡,不过不要紧,这点程度的抵抗我靠自己就能摆平。”一边这样想着,阿肯纳开始汇聚体内魔力并送入后方的安卡。随之安卡转换出更加旺盛的浮生之力。倒下的狼会以更加强悍的姿态复活,主战场更加焦灼了。

“晨星!快!”紫的意念不停在催促着晨星,但那个站在房展后方的人似乎从始至终就没有任何想要挪动一下身体的意思。

“快!再快一点!要到了!就要到了!”

一个透明的人影终于出现在阿肯纳后方埋放安卡的地方,“就是这里!”

人影开始徒手向地上挖,没挖两下,安卡就暴露在面前。

“不行!不能拿起来!”紫提醒道“你一动它阿肯纳就能感觉到,在他杀死你之前你没有办法破坏它!”

“那怎么办?!”

“想办法!”

“见鬼了!”最开始计划了到最后竟然不知道该怎么破坏安卡,这个坚硬的石头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除非有工具,否则靠双手怎么能弄坏呢?!

“快!这里要顶不住了!”所有的禁卫军都已经没入了狼群,狼群中体型更大的狼的数目也在逐渐增多。偶尔冒出的红色身影是紫在拼尽全力搏杀。

“啊!!!见鬼!我不管了!”透明的身影已经不再在意是否隐形,汇聚魔力于拳头,对着安卡“给我破!!”

英国 伦敦市郊 洋馆地下三层

“直接魔爆?”

“这个白痴,果然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傻小子,这魔爆都爆出冲击波了。”

“浪费,太浪费了,纯魔力魔爆是最浪费魔力的事情。”

“额,不过,局势好像不一样了。”

中国 晚九点二十分

阿肯纳震惊的望着身后的魔爆,紧接着就是与自身魔力相连接的安卡的消失。“不好,轻敌了!是援兵?!”安肯纳迅速将身边的狼聚集到后方,防止对面突袭。同时召集主战场的狼群回防,主战场的压力瞬间减轻。

“禁卫军!追击!”紫的意念响亮在战场上空,禁卫军随后开始追赶狼群,手中的飞刃再次发挥出远程兵器的优势。在斩杀了几头拖延追击的狼后,手中的飞刃就被投向了回撤的狼群。随着安卡的消失,狼的体型也恢复到了普通大小。一场追赶式的屠杀开始了。

在正规军队面前,普通大小的狼群实在有点不够看更何况在平原上撤退。在给出半数死亡的代价后,狼群终于将阿肯纳围在了中间。

阿肯纳开始意识到不对劲,预计的援军并没有向他发起攻击而是摧毁掉安卡后就跑开了。怒火开始燃烧,什么人在那捣乱!两头座狼向着那个披着斗篷的人冲了过去,但是才冲出去两步就停下了脚步,那个人又消失了。阿肯纳已经没有更多的精力来应付这个突如其来的捣乱者,他必须聚精会神的应付正面战场的突变。不断调配狼群各个受攻击方向的数量,以抵御禁卫军的攻击。

晨星有点着急了,刚才的魔爆消耗了太多的魔力,要维持现有状态,身体的感觉和被掏空了一样。“紫!怎么样?”

“没问题的,他坚持不了太久!”

“呃……恐怕我也是……”

“你给我坚持住啊!”

两方人都开始焦躁了,安肯纳看着狼群在逐渐减少,着急的程度更是越来越高。“需要想个办法……”阿肯纳开始考虑战术,看着右手的戒指,“也许可以这样……”

阿肯纳开始后撤,狼群留下几头拖延时间的同时,其他狼群和阿肯纳一起后撤。

“想跑了吗?这种逃跑的方法可是以召唤兽全灭为代价啊!”紫的自信越来越大。

每当禁卫军解决掉那几头挡路的狼后,和阿肯纳一起的狼群中就会分离几头过来当路障。但仅仅只有几头座狼完全无法造成禁卫军的任何损伤。这是用牺牲狼群换取逃跑时间的战术,但似乎又稍微有点问题,阿肯纳并没有采取全速逃离的做法,比如应该骑上一头座狼加速撤离。而只是和狼群一起往后移动,在因为刚改变战术导致晨星这一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而与晨星拉出的一段距离实际上正不断缩短。

安肯纳狠狠的盯着站在阵线后的晨星,“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就快到了!”

九点四十五分

阿肯纳的狼群已经所剩无几,晨星也快到极限了,不得不咬牙维持魔力输出的晨星正处于魔力透支阶段,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疼痛,体内脂肪在魔法阵作用下,开始对魔力进行转换,但转换效率问题仍在。

“阿肯纳!差不多该结束了!你败局已定!”晨星恨不得立刻结束这场战斗。

“哦?小家伙,这么没有耐心啊?难道你师父没有告诉过你,魔法师间的战斗不到最后一刻是分不出胜负的吗?”阿肯纳突然开始嘲笑道。

紫的武士警觉突然开始报警“小心!他可能还有后着!”

阿肯纳右手的戒指开始蓄能,“你真以为?我拼尽所有狼群是只是为了拖延时间逃跑?哈哈哈哈!天真!”

“他的戒指有问题!”紫的意念在咆哮

“那个探测隐形的戒指?能有什么……”

嗖……啪!一道强力射线突然从阿肯纳右手的戒指中发射出来,直击禁卫军后晨星的眉心!全场一下子安静了……

灼热的光束贯穿了晨星的头颅,留下如被子弹射击留下的血洞一般,伴随着对四周皮肉烧焦的火焰,晨星向后倒了下去,一脸的不敢相信

同时间,英国伦敦市郊,洋馆内

“哦?结束了?”

“看来是的,这赢得还真有戏剧性。那个中国人已经表现的不错了,对于初出茅庐来说缺乏战斗经验是没办法的事情”

“不过,阿肯纳第一次来中国就杀了军阵的徒弟,是不是闹得有点太大了?”

“管他呢,刚好看看这个神秘的国度会有什么样的动静……就是玉玺印可惜了”

中国

“中!哈哈哈哈!这就是天真的代价!你的召唤兽多又能怎么样,只要作为魔法师的你死掉,这些召唤兽的魔力供给切断还不是立刻就消失了!?”阿肯纳得意之情溢于言表,甚至放弃了意念传递直接张嘴说话“你们以为能这么容易就能近我身?我故意放你们进来的!哈哈哈哈!”

“恩,虽然我说过我对其他基石不感兴趣,不过你的表现让我很吃惊”阿肯纳转过头向紫说道,“以后跟着我吧,虽然埃及离东方非常遥远,但相信美丽的金字塔和壮丽的皇宫会是你很好的居所。”

说完这些,阿肯纳看向四周“我知道你们都在看着,我乃古埃及法老拉姆西斯二世直系血统下的现世法老阿曼霍膝下第三皇子,王座供奉阿努比斯预备大祭司,阿肯纳。第一次来到遥远的东方,这是一次精彩而公平的对决。”阿肯纳指了指倒在地上的晨星“他输在实战经验缺乏,但表现的已经出乎我的意料,虽然我摧毁了他的肉体,但我相信你们有办法复活他。‘玉玺印’我带走了,欢迎所有观战的来埃及挑战,不仅仅是中国的各位,还有……时钟塔的各位。”

阿肯纳在发表完演说就开始静静的看着紫,一直到紫被看的有点难受,“你看什么?”

“为什么你还不消失?你的魔力供给已经没有了”

“呵呵,你确定?”

“这个古老的国度果然让人惊叹,魔法师死后还能维持魔力供给吗?”

“诶……我觉得你笨的有点可爱”

“什……”么字还没说出来的阿肯纳的背后已经被一把匕首刺进,就位置和力道来看,脊柱应该断了。受此重创的阿肯纳已经没法回头去看看刺中他的是谁。只能一边吐着血,一边轰然倒下,紧接着身边参与的狼群开始消散了。

战斗现在真的结束了。

一个全身都藏在袍子里的人出现在他身后,看着眼前倒下的阿肯纳,“缺乏战斗经验的是你吧。”说完,拉下兜帽,一张和晨星一模一样的脸展现了出来。

同时,英国伦敦,市郊洋馆地下三层

“呵呵,这剧情反转的还真快啊,怪不得人死了召唤兽都没消失,原来魔法师其实一直都没现身。”

“不,是刚才那个用魔爆破坏安卡的人,恩?是那个中国人?那地上躺的那个是?”

“使魔把注意力集中到倒下去的那个中国人那里!”

全部屏幕都被倒在地上的晨星的画面所占,中国那边的使魔尽量靠近倒在地上的人,用尽了全部视力,正从各个角度对其进行观察。

“双胞胎?”

“不,是傀儡……可这也太像了吧”

“不对,如果是傀儡,阿肯纳应该早就能发现。傀儡和召唤兽之间是不可能有魔法链接的,战斗开始就很容易被发现吧。”

“恩……准确的说,是一般的傀儡不会和召唤兽有魔法链接”一名胡子花白的老人在低吟着,他的话引来屋里所有人的视线。

“老师,您的意思是?那个中国人用的不是一般的傀儡?能模拟魔法师做魔力供给的傀儡?”一旁学生样的年轻人问道。

“可能性很低,但是如果真是这样也说得过去”

“不可能!匹诺曹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被毁了!事后世界上再没有出现过类似的存在!”站在屏幕前的一名男子大声说道。

“老师,匹诺曹是什么?”

“呵呵,怎么你没听说过那个童话故事吗?”

“当然看过,不过那只是童话……等等,难道,难道……那是真的?”

“一百多年前的意大利,匹诺曹的诞生,让我们对生命的定义产生了动摇。如果一块木头可以像人一样思考,做事,感情,记忆,甚至魔法,那么这块木头具有生命吗?”

“老师的意思是,这个就是匹诺曹?”

“应该不是,匹诺曹的制法已经被意大利那边严格封印了,但那个中国人用的应该不是普通的傀儡,他叫什么?”

“Xing Chen”

“那个国度太过神秘了,也许是他们自己的法术也说不定。另外,日本的傀儡制法也很优秀,说不定和那边有关。”

“有可能,不过日本那边就我们得到的信息来看,还没有能够达到这种级别的傀儡,不过也说不好啊……”

中国 十点

晨星从阿肯纳尸体上取下了他的戒指,何璐斯之眼,留着吧,说不定能用呢。

“紫,他死了吗?”

“是的,但是正如他所说,魔法师没有那么容易就死掉,先把肉身毁了吧”

“好”

晨星一边看着燃烧的尸体,一边默默念着“阿肯纳,这一次你输了,输了,就别再来了吧。”

然后,扭头离开。

 想说点什么吗?

 (拖动评论框右下角可扩展评论框面积;若评论发表后未显示请耐心等待审核)

左半红印发表于2008.11.29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