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文章归类于 ‘生活’

目前已知本站在chrome与firefox下会发生框体错位的现象,因此请在IE内核的浏览器下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观赏效果。

——admin于2009.10.11

左半红印发表于2009.10.7th
生活
置顶

尽管经常看到有所谓的解梦的说法,但我一直都坚信梦不过是大脑在睡觉时对现实生活的反映而已。梦中所有的事物感觉都必定是做梦者自身经历过的,你决不可能在梦中体会到未曾感觉过的东西。简单举个例子,很多人都做过从高处坠落下来的噩梦,梦中自己从一个很高的地方掉下来,然后落地,砰!你醒了。这个梦反映的就是现实,做这个梦的人一定去过较高的地方,比如高层什么的;而且一定感受过失重,比如乘电梯从台阶上跳下来等等。所以这些感觉结合起来你就会做出跳楼的梦。然而为什么最后砰一声就醒了呢?谁能告诉我谁在梦中体会到了坠地以后的感觉?没有,几乎没有。因为很少有人体会过从高处坠地后的感觉,体会过的人大都已经死了。所以无论你做过多少次跳楼的梦你都不可能梦到掉下去以后会是什么样的。

好了,以上是背景知识,下面我要谈的是我前天做过的一个怪梦。简单描述下:我在家里,然后突然想起我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听过的一盘CD。并清楚的回忆起那时候听着觉得那盘CD里的曲子都很不错,特别是其中有一首歌我很喜欢。然后我还记得这盘CD被我从学校带回了家,就放在XXX那。于是我起身去拿那盘CD,然后播放。就在那歌旋律已经开始回响在我耳际的时候,我醒了……见鬼的蚊子把我叮醒了!好了,看似是一个很平常简单的梦,但这其中却有一处另我很难理解的地方。梦见的所有东西都很正常,CD也好在家找东西也好放歌也好,唯独一处很不正常那就是回忆。我在梦中回忆!?当然,实际上我并没有这样一盘CD,我在大学的时候根本就没买过任何CD。那么我梦中的那些回忆,那些记忆是怎么回事?那些记忆如此的真切,真切到连CD的封面的样子都能被回忆起,真切到我醒了以后回忆了好一阵来确认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过这样一盘CD。

在梦中回忆,回忆的还是未曾发生过的事情。这样的事情无论如何也无法让我理解。我想不到梦中这种事情是如何作为现实事情的反映的。回忆也算是一种感觉么?而且梦中那些本不存在的记忆又是怎么回事?我会对本不存在的记忆存在感觉么?我体会过本不存在的记忆?在一切都无法解释清除后,我想到了另一方面,既然那段记忆是虚假的不存在的那么就并不是我现实中经历过的。而梦只能是现实的反映,既然不试现实经历的它又怎能反映出来呢?只有一种可能了,那些记忆内容我以前做过的梦。

梦能有连续性么?它会像电影一样今天晚上看一段,明天晚上继续看剩下的么?那么最开始的一个梦给大脑留下了印像,然后一段时间后或者很久以后的某次梦中这个印像又再次成了梦的基础,这样的梦会是有关联性的吧。那么今晚我会做着怎样的梦呢……

左半红印发表于2009.09.22nd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可这开头也太难了吧。我们在森林里步履艰难,快过去一个月了而我们的收获甚微。如此艰难的旅程着实给了我一个下马威,显然在启程前我低估了这片森林。

在进入森林不久,我们就遇见了一队地精。这一队绿色的小家伙也只有5个人,看穿着打扮看来它们并不是森林里土生的地精,那么它们对我的小队就造不成什么威胁了。对于这些地精出现在这里我并不奇怪,这5个地精一定是一个小商队。这样的家伙在这片大陆上随处可见,始终保持中立的它们既不被任何种族所喜欢也不被任何人所讨厌,这也造就了它们必定会成为一族优秀的商人。不仅如此,看似不起眼的地精其实有着极其贪婪的本性,你可以在任何危险的地方看见它们寻宝的踪影,只是我觉得它们现在的人数实在太少了,并且很奇怪它们为什么会一直在森林入口附近转悠。而在交谈过后我了解到,这群倒霉的孩子,被人给骗了。一群利益熏心的商人在招募人马的时候显然在佣金上极尽苛刻之极致,于是招募来的自然只是一些三教九流的货色。于是结果就是尽管人数众多但没一个顶用的,进入森林没几天人就跑光了。剩下的地精不甘心就这么回去于是就在森林入口四处转悠,然后碰到了我们。当然,它们要求加入我们并提出宝藏对分的条件。对此我哈哈一笑,转身就走……

…点这里浏览全文 »

左半红印发表于2009.09.20th

每天可以自己支配的时间变的很少很少,就像我现在写这东西是半夜一样,我还想着尽快完成这个好去睡觉不然明天又会很难熬。早上七点起床理论上一分钟都不能耽搁立刻洗漱出门,路上不耽搁的话我会有大约一刻钟的早饭时间。然后一上午过去,中午在家里真正休息的时间其实只有半个小时。然后一下午到六点半左右,到家基本七点多了。从此算起,我本应该10点或者11点睡觉,那么一天下来可供我支配的时间其实只有四个小时左右……如果是夜班的话将更惨,从晚上七点干到第二天早上四五点,回家一头栽下去等再起来的时候已经该再去上夜班了。而这样的生活按目前计划来看要维持大约半年左右。也许会被嘲笑不就半年么,还有个盼头,熬呗。说来容易,在下车间实习前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累一点而已嘛。可实际情况却远比我想的糟糕。

身边已经工作过很一段时间的工人每天的工作也像在煎熬一样,每天都盼着今天的活早点完成,今天的计划能少点。每个人都在熬,每次上班都在熬,这让我很难理解。我作为一个新来的人,觉得这活枯燥无聊,每天累得熬来熬去,这种感觉很正常。可他们呢?已经工作了这么长时间,这样的工作安排应该已经成为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为什么却仍然给我这样很无法适应的感觉呢?如果我半年后的解脱能是一个盼头,那么他们的盼头又在哪里呢……好吧,先不管他们,至少我自认能有一定的忍受能力每天累点困点没什么,上班无趣没什么,夜班也没什么,半年的时间我觉得我还是可以忍下来的。但还有一种情况却让我每天度日如年饱受煎熬,就是这工作对身体上所带来的疼痛。我的脚每天酸疼的都如同断了一样,我很佩服身边的工人可以一直站在栅格板上一站站近十个小时不坐下,但我真的做不到。脚底板所带给我的疼痛让我实在难以忍受,别的都好说就是这个我想才是我在实习期间所经历的最大难处吧~

左半红印发表于2009.09.11th

oldcity你真的对自己所居住的城市了解么?在繁华景色之外,在灯红酒绿的里侧,这座我已经足足居住了10多个年头的城市却依然有着我所不知道的景色。很难想象要不是昨天和父母上街无意中步入了某处古老的住宅区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原来我住的这座城市还有这样的地方。

每次出门游玩也好购物也好办事也好,我们的汽车总是在各大主干道上驰骋,我们总是进入各大富贵的酒店亦或是环境优雅的餐馆用餐,我们看到的都是高楼大厦我们看到的都是现代建筑业在城市最标志性的体现,并想当然的以为这就是这座城市的气息。然后我们都忽视了某些地方某些街道某些角落。

无意中一家人走进了一条平常从来不曾去过的街道,尽管这条街道正位于闹市区旁边,尽管这条街道仅仅是最繁华那条商业街的相反方向,而我这个从小到大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从它面前路过的人却始终没有到那里走走。于是当我在那条街道旁边发现这里竟然还有一处古城墙遗址的时候我惊讶的无法形容。于是这个明明就一直矗立在那里却很少被人所知道的建筑引起了我的兴趣。离开街道,顺着遗址走进旁边的小胡同,这里都是很有年代感的居民楼,大块裸露在外的砖体和无数的裂痕印证了这些建筑的沧桑。而四处苍天的大树和巷子边静默经营的小贩让我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城市,这是我所孰知的那个城市么?这里完全没有都市的喧闹没有各大卖场的吆喝更没有车水马龙,一切都显得如此安静,很难让人想象这块地方和本市最大的闹市区仅仅有一墙之隔。

很快,我们走出了居民区重新回到了喧闹之中。回头看看那条小巷,它还在那里,即便再走几步似乎也还能体会到它的安静。我忽然想到了《猫的报恩》中宫崎骏对城市的描写,在左转右转的街道中,在无数建筑形成的迷宫中,在由各种道路围墙管道栏杆搭建的错中复杂的构造中,可能就隐藏着那么一个地方,那么一个可以隔绝所有喧闹嘈杂,隔绝一切人间浮华的魔法庭院。而此时的我似乎就刚从那里走出来……

左半红印发表于2009.08.24th

自从招募发出以后来报名的人寥寥无几,嗯,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毕竟不是组团下本那样简单的事情,敢于过来应征的都是有些能力的人。所以虽然可供的选择不多我还是凑够了自己的队员。一名落魄的牧师,在残酷的生活压迫下不得不考虑从我这赚点外快去,并且在当着我面完美的复活了一只死耗子后,我决定聘用他。一名从脸上就能看出饱经风霜的痕迹的战士也加入了我们,看似十分吓人的大汉其实有着温柔的内心,特别是在对他的小女儿上。这样的佣兵我最爱雇佣,因为在了解了他的家庭情况后你不用担心他会叛变。在随队法师的人选上我考虑了很久,是的,出身学院的那帮傲慢且又没什么本事的所谓“大”魔法师,无论以什么角度考虑都不配他们所提出的高额佣金。最后我不得不考虑另一种人,我不会信任隐藏在某个角落里的巫师,所以我直接联系到位于某个酒吧下面的warlock协会,然后在交付了一定金额的费用后,一名人类术士被指派服务于我的队伍,当然他的佣金另算。最后是关于向导,我放弃了雇佣某些大探险家的打算,我相信他们能做到的事情我都能做到,所以暂时不考虑这些,进入森林以后再说吧。

出发日期定在后天早晨,我们将一路东行首先进入的就是那片费六德森林。在这片茂密的森林中隐藏着两座高塔,那便是我们的第一站。团队中没有精灵这让我们的丛林之行显得比较麻烦,我们很可能会迷路,很可能遇到野兽的袭击,可能会踏入森林的禁区,甚至可能遇到森林里的居民。没有精灵的我们无法与其沟通,那蹩脚的精灵语一直都是我的软肋。但相信我们小队的能力可以克服这些困难,有这样的自信不是因为我的自大,而是源于我对我小队成员的信心。无论如何,我很期待后天的第一缕阳光……

左半红印发表于2009.08.16th